樓宇安全

搭棚者

築棚,廣東話稱搭棚,指在房屋牆體構建一個臨時性作業平臺,提供工程建築.翻修或是檢修職工開展高處作業。這一棚子,實際上便是建築圈的鋼管腳手架——只不過是這兒的鋼管腳手架是用竹竿拼成。在香港街邊,經常可以看到各種“棚子”,他們許許多多,或是騰空而據,或是連綿起伏,一副盤古開天闢地的氣勢。沿街棚子,下邊預埋寬闊的室內空間給路人行走,職工在上面工作,兩不干預。

搭棚架的師父全是單人途手工作。這一為了更好地拆換燃料管道及其維修熱水器而組裝的棚子,要在距離路面60米左右的公寓樓牆體進行,那邊沒有生活陽臺,沒有護欄,僅有兩根排水管道,某點交疊一下罷了。搭好的棚子以後供應給修理職工應用。這代表著,構建者和使用人兩人的生命在某些狀況下被關係在了一起,徹底互相相遇的兩人啊,我覺得。

雙行竹棚子,竹棚子的一種方式。間距房屋牆體表層約20至25公分的內棚稱之為“抹牆架”,間距內棚約600mm的外棚則稱之為“排柵”,作業平臺建在內棚與外棚中間。香港業界要求,相對高度超逾15米的竹棚子務必由設計方案技術工程師設計方案。

搭棚老師傅是個肌膚烏黑.四肢高挑的香港人。轉天他與小助手背著兩大捆竹杆登門拜訪。他將手上肩上的物品和輔助工具一一鋪排好,一聲不吭地蹲下做準備。我奇怪地伸出頭,輔助工具裡僅有一些簡易的錘.釘.細鐵絲。老師傅戴著帽子,的身上纏著十字布條,腰裡別著一大捆灰黑色編織線。像要去攀岩運動,我想到《冰壁》裡的魚津恭太。

他轉過身看到我,說“你來坐。”

“大約須要多久?”

“40分鐘到1鐘頭。”他又講了一遍“朋友會幫我,你來坐。”

他開啟餐廳廚房的窗子,向外凝望了一會兒,隨後鑽了出來。看見了他貼牆面上,腳底大約蹬著排水管道或是牆面,把垂在腰部的布條另一頭的掛在了貼牆排水管道的穩定釘上,這就是他的所有商業保險。這幢公寓樓早已經過了30很多年強颱風的強颱風磨練,鋼釘都銹蝕了。

他回過頭來在對面的牆壁打孔,插到第一支金屬材料壁架,跨坐著上,安裝好自身。房間內另有一人,承擔將200公分長.8公分粗的竹竿一根一根遞過窗前。出了對話方塊的竹杆,就徹底在安裝師手上握著,他不可以擔心也不可以手戳,連猶豫都不能,終究這不是攀岩運動,只是懸在人行橫道高空的工作。我揣摩著這種失敗便成仁的每日任務,是必須 哪種個人心理素質支撐點呵。我意識到構建師再度督促我“去坐”,是嫌我要緊。其實我是想見識一下緣何能半空中四下無下落的地區搭起棚子,但終歸翹首以待。

等著我再來看時,他早已把網站搭好。從窗戶看出來 ,像個竹排。但是這一竹排並不是飄浮在河面只是飄浮半空中。老師傅所有注意力集中在手上,他從身後抽出來一根灰黑色的編織線,在竹杆相接處來來去去繞5.6圈,線結兩邊用無名指轉成一股,再從電磁線圈中越過,這就是竹棚的所有固定不動構造了。如今,有一個人,他正蹲在一個半成品加工的竹排上.在60米的高處,僅用一根布條掛在一根銹蝕的忠實上……我的頭髮一陣陣麻木。

窗前傳出輕柔的哨聲,這名讓人瞠目結舌的建造者正機敏地在竹排上前後左右移動,手指頭靈便地在編織線間穿行,像已經織網的搜尋引擎蜘蛛。那一個竹棚的構造早就在他內心,被他織過一次又一次的樣子,成竹在胸。但他比搜尋引擎蜘蛛更高效率。最終是僅用了半小時就完成了所有工作中。他從對話方塊飛進來,手和腳利索地收拾專用工具。“竹棚留到這兒,會有些人來拆”。我拉開窗,搭好的竹棚像個精美輕巧的露臺,抹牆架和排柵都早已豎好,橫平,齊齊整整。或許是因為遮蓋間隙,竹棚裡邊還鋪了編織袋。

我詢問“老師傅你做這方面多長時間?”

“20年”,另一方處事不驚地答。那麼他最少也是有40歲了,我還在心中籌算,他的職業發展還有多久呢?像來的時候一樣,老師傅又一聲不響地離去。

以後我究竟同使用人確定棚子感受,“這一——安全性麼?”

檢修師彭地一下拉開窗子,指幫我釘在棚子上的一張紙,“看,上邊注明了載重總數,釘子總數,每粒釘子載重總數……使用人要按這一要求去實際操作。”包含竹板材的種類和生長發育期限.編織線較大承載抗拉力是多少,全是有明文規定的。

原我以為這一棚子僅僅分散建築行業邊緣地帶,為了更好地節約時間成本費不得已而為之的解決方法。不曾想別人是正兒八經掛牌上市.諮政齊備,規範業界運營。香港對於竹棚構建運用有嚴苛引導和標準指南,這兒是全世界唯一一個依然在建築行業規模性應用竹棚鋼管腳手架的地域,但因為安全性資料資訊不夠,缺乏別的地域領域的產考。香港勞動處以前經歷統計分析,2005-2007年間有10人從棚子高處墜落身亡,緣故包含有職工沒有應用或沒有恰當應用保險帶。

但據棚子權威性使用人檢修老師傅講,香港的竹棚子僅有在強颱風來的時候才會被飄散。他想到想,又填補了一句:“8級左右強颱風。”的確,2018年”菠蘿蜜“來的時候,港島的棚子被吹的千瘡百孔。我注意到檢修師鑽出來窗前時,是沒有用保險帶的,他很始終如一。

《澳門雜誌》的採訪報導,嫺熟技術工每日可構建600至700平米或拆裝2,000平米的竹棚。相較每日只有構建300至400平米,或拆裝約500平米的金屬材料棚子,裝拆竹棚更為方便快捷。(竹棚淨重僅有金屬材料的三分之一,成本費是金屬材料架的六分之一。竹棚因地制宜,便捷當場鐳射切割,使用期限可以達到7年。)

棚工作中必須 技術員精神實質集中精力。酷熱夏日高處處沒有遮光,精力耗費非常大,搭施工每日要喝6-8升水。工作強度大,每工一月數最多品質20天上下。有材料表明,香港搭棚工工會價均值一日是1,900元港幣。

拆棚那一天又換了生疏臉孔。這次拆棚老師傅是個身高偏矮.30左右的年輕人。跟他搭擋的是個又高又大略胖的成年人——搭棚企業的老總。

“那麼,企業有多少職工呢?“

“10來本人吧“

“對從業資格證有規定吧?“

“自然,要學習培訓考試,還需要有好多年的工作經驗的。“他不乏得意地說。

我瞥了一眼窗前,此時拆棚老師傅正用水果刀快速割開這些滌綸電磁線圈,從上向下,由外到內。電磁線圈散掉,竹杆的一側略微往上翹起來,他把握住翹起來的一頭提起來,在手上輕輕地往上滾動,隨後沿著對話方塊將毛竹滑進來。杆子被一根一根提到,他的容身之地越變越小,最終一根要怎麼辦呢?那世界著小編,四處泥濘不堪,這也是20層的高樓大廈啊!

“不必幫,他自己會出現方法。“老總自信心下的言外之意是,你幫他反倒會出難題。最終一根竹杆遞進去以後,老師傅逐漸拆下來支架,他立在戶外排水管道交疊的牆腳,一手拿著自來水管,一手外伸去用熱熔槍堵住牆壁上的接縫處。

“那樣不容易漏水了。“技術專業工作人員講解。

搭棚職工應當會按時進行常規體檢吧?尤其是神經系統或視覺效果等領域的查驗?不可以有手顫或是眼睛視力欠佳的狀況。嗜酒的人應當做不了這一份有什麼好工作?搭棚價錢收益如何呢?很甚少吧……但我沒能問出入口。

“對身高與體重會出現特別要求吧?”

“哈哈,自然,例如我便做不了……哈哈哈”老總自我調侃地笑。

最終一項工作中結束後,老師傅解除了保險帶,他蹬著牆體,纏繞著自來水管股票換手到對話方塊,閃進房間內。看一下表,全部全過程15分鐘。

“每日會接是多少單?“

此次的回應猶豫了一下,沒看起來以前那樣自信心“不——一定——”兩人收拾好撒落在地磚上的竹杆,再次用塑膠繩捆緊,匆匆忙忙趕去下一個位址。

有一次在銅鑼灣街頭,一個白人小哥站在路邊發呆。我順著他的視線看去,對面居民樓有人正在搭棚架。這是另外一種棚架,招牌竹棚架,用於安裝或是維修戶外看板。這個規格尺寸較雙行竹棚架的結構簡單許多。師傅在距離地面4-5米的戶外操作,他的安全帶從視窗吊出來,另一頭大約是栓在室內某處。他就沿著看板上下的竹竿前行,姿勢像在走“鋼絲”,他的同伴從窗口探出半身。那個外國小哥看這個看得呆住,大街上人來人往,並無第三個人為此駐足抬頭。

1920年香港總督司徒拔訪問廣東,見到廣東人搭建的迎賓彩牌樓,贊道:“中國有兩個先生,一個是做象牙的,一個是做牌樓的。” 至於發明搭棚工藝這件事,有很多爭議,有說是在19世紀英國殖民時期,由印度傳入香港;也有說自上古“有巢氏”就流傳至今。不管怎樣搭棚在香港存在了150多年,並建起一座超級都市。至於這門手藝會否繼續傳承下去,很難說。日漸式微的搭棚工藝,有安全因素等方面的考慮還有搭棚人工青黃不接。現今的搭棚師傅,手藝會否被其他現代技能取代,年輕一輩會否願意接過這門技術,很難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