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視探討

香港百老匯觀影記

儘管沒有在紐約曼哈頓,沒有不計其數的BroadwayMusicalTheaters。但想要在香港用半天消遣,這兒會售賣文藝范兒歲月。

百老匯影院broadway cinema,從自然地理上看來,我不由的感歎于它遍及全港的影院之多。另一方面,排片的品種繁多也表現出香港在文創產業上的多元化和相容。無論是東西方的經典優秀作品、或是及時公映的各種新電影,每一個影片或者非電影愛好者都能夠這裡尋找屬於自身的一片淨土。

回望才以往不久的2021年,我榮幸曾在這兒賞析過五部優秀電影…

Disclaimer:一部分探討或涉及到影片具體內容透劇,如在意可以挑選左上方關閉頁面。

 

01、安全駕駛我的車

 

“每個人是一個穀底,別人伏身視他時定目眩頭暈。”

 

有關村上

《駕駛我的車》改寫於村上春樹在2014年出版發行的短篇小說集中化的首篇-《沒有女人的男人們》。但我卻也是由於與此影片認識,後面去看過初始文字裡這一僅有30頁的小故事。村裡在開場的序文裡提及海明威的短篇集-《MenWithoutWomen》,偶然的是,譯音一樣也為“沒有女人的男人們”。文字具體內容同小說名字一樣恰如其分地描繪出“沒有女人的男人們”的品牌形象,更為準確而言,是被女性拋下的男人們。

 

關於電影

返回影片自身,日本電影導演濱口在影片訪談一書中表明,“女士的退場”恰好是這部影片的主主旋律。由於某種原因而歷經女士離走的男主角-家福,將“車”做為本人的場所,穿行於事實和編造的邊境線。

伴隨著車輛慢慢駕入廣島,家福的遊戲角色在區域的兩種緯度中反復橫跳-一邊是在排演劇院,另一邊在形狀相對性隨意的車中。在密閉的車裡,家福口中一遍又一遍反復萬尼亞的經典臺詞,根據飾演萬尼亞與已遠去的老婆花式“會話”。在偌大的劇院中,家福借來源於五湖四海的藝人們排演的《萬尼亞的舅舅》,來思考以往婚後生活中分劉海叉路口的挑選。

去除影片劇情裡“戲中戲”的與眾不同詮釋,我還在畫面的持續改變中,也被總體的藝術美學詮釋為此陶醉。一部鮮紅色的全景天窗車敞篷跑車“漫無目的”地安全駕駛在縷縷夜晚的車河中;窗戶外面桔黃色的光源通過夾層玻璃,彈跳在家裡福淡而無味的面孔上;又或者二隻慢慢挨近的手,逐漸上升,引燃煙花。置身濱口所制定的小故事大架構下:介面的留白藝術、空場的沉靜、顏色的協合,一切都是那麼的恰如其分。假如你跟我說:這部影片好在哪兒?也許複雜的情節可以剝層剖析,角色很多的畫外音可以上溯到契科夫的原劇,而介面的搭建卻並不是可以片言隻語匆匆帶過。觀影的空隙時時刻刻,我一直可以不由自主的被flashback到另一部優秀電影,電影圈界有口皆碑的華籍女導演趙婷的著作-《無依之地》。車在圖像中一樣做為尤為重要的媒介,但它到底開向哪兒?

 

02、東京教父3

 

“洗澡的時候踩香皂墜亡的。”“啊,人生道路真的是難料啊!”

 

有關金敏

這也是我看到的第一部金敏的著作。說起金敏,大家會不自覺的將他與另一位日本日本動漫的動畫大師-宮崎駿聯絡下去。還記得幼年的炙夏歲月,總喜愛空閒無趣時坐到門廳裡極大地電視機前,舊式的DVD光碟轉動著一部部《千與千尋》、《魔女宅急便》、《懸崖上的波妞》……老頭的每一部溫暖痊癒之作,即使快放十年二十年三十年乃至更久的時間軸,全是每一個小孩童年回憶裡最誠摯的守候。

一樣也是在國際性上眾所周知的動畫大師-金敏。他曾在訪談中講到:“在我迄今的著作中,我覺得《東京教父》的寫作品質最大,這一部電影是我最喜歡的著作。“角色設定上,好假扮時尚女裝的同性戀者、嗜賭如寶的流浪者、露宿街頭的“問題少女”分散在當今社會的邊界往返轉圈,但她們則是金敏搭建的經典故事中的主角。“今敏曾曾經說過,他並不願將無家可歸者當作是弱小、悲劇的意味著或者社會發展的負擔。流浪者也是有去愛的權力,電影的資訊呈現的恰好是她們終獲贖罪的全過程。”

當結尾曲《No.9》在落下帷幕下慢慢傳來時,我腦子裡自始至終思考著一個問題。一樣是亞太地區文化藝術體做頭像知名度的大國,在我國在影片的近現代到當代,電影發展史上也源源不絕地發生光輝燦爛的知名導演、制做優良的工藝美術領導班子,但提到動漫行業,90後乃至是西元元年間出世的GenZ腦海中裡立刻可以蹦出來的國內著作屈指可數。一方面跟原畫師參差不齊的水準也許有關,另一方面也跟主題思想的限定有著密切聯繫。大家貧乏資產的引入去激勵和培育出色新一代優秀的手工藝人。此外,大家要想表述、要想發音,卻在黯不見天日的隧道施工裡找不著出入口。

 

關於電影

正如莎士比亞曾曾經說過:“There are a thousand Hamlets in a thousand people’s eyes.“。在我的眼中,這部影片的時長環境設置在萬聖夜的“全家歡”喜劇片,卻從頭至尾彌漫著金敏善於的悲喜劇。一幀幀中畫幅裡將每一個人置放在燈火輝煌的商務大廈下,俯拍的畫面看見漫天飛雪的都市中,每個人看起來微不足道又薄弱。在冷得哈著氣的聖誕,大城市則是冷的無可救藥。它將蒼生所有人分為三六九等,有些人借助撿破爛存活,有些人露宿街頭,有些人畫著精美的妝面,腳步急匆匆地置身于寫字樓裡。

但是人啊,並不像大城市那般的冷冰。流浪者們將遺棄嬰兒如視珍寶,黑幫角色由於無可奈何進行了閨女的婚姻大事,極少數裔的兇手學會放下槍也會回家了照顧老婆。今敏在影片拋出去了一個又一個非常值得我們去思索的例如貧富懸殊這些的社會發展失調問題,但到末尾都沒有得出最完美無缺的回答。這也許正跟影片自身的主題風格如出一轍-這種痛苦充斥著坎坷,沒有答案,但卻頗具期待。